殉道史》第六篇神的忠仆殉道者丁道尔的生活事

作者:亚虎娱乐官方网站

  在这一篇里我们要叙述的是善良的殉道者丁道尔威廉的事迹。他是主所特别拣选的器皿,如同神的鹤嘴锄摇动了教皇骄傲的主教制度的内部根基。所以黑暗的大魔君及其邪恶的喽啰们特别恶毒地反对他,想尽方法用计陷害他,虚伪的背叛他,又凶恶地剥夺了他的生命。

  基督忠心的仆人丁道尔威廉,出生在威尔士边境,自幼就在牛津大学长大,学得各种语言、知识,知道何为自由艺术。他最爱读圣经,即使卧病在麦克德伦大楼里,还私下为一些学生和麦克德伦学院的同事读神学书卷,教导他们圣经的知识和真理。他向来言行一致,凡认识他的人都称赞他生活毫无瑕疵。

  他在牛津大学获得了数个学位后,又进剑桥大学,在那里也得到相当的声望。当他对神的真理认识更成熟的时候,就离开大学去格洛斯特郡的一位骑士韦尔奇长老家,作他孩子的教师,也深得主人的喜爱。这位绅士常常宴客,经常来的有各修道院院长、学院院长、副主教、几位博士及有薪俸的牧师;他们与丁道尔同桌共食,多有交通,谈论当时一些博学多闻的人,如路得、依拉斯莫斯等等,他们也为一些圣经上的问题发生争论。

  教师丁道尔不但认识神,而且对神的话语非常熟悉,无论什么时候,当他们与他的意见不一致时,丁道尔就打开圣经寻找有关的章节,用最简单明了的话语来驳倒他们的错误,证实自己所讲的。有时他们与他争论不休,直到大家都筋疲力尽才停止。丁道尔却不知道,打从这时起他们心中就暗暗嫉妒他、反对他。

  有一回,某些有名的博士邀请韦尔奇长老夫妇赴宴。在宴会上众人尽情地谈论作乐,没有人反驳他们盲目无知的言论。韦尔奇夫妇返家后请教师丁道尔来,就着宴会上教士们讲的事来问他,教师丁道尔依据圣经来回答,坚持真理,责备他们的错误观点。根据丁道尔的记录,韦尔奇夫人好强又聪明,她说:“好吧,那里有一位博士身价百镑,另一位身价二百镑,又一位博士身价三百镑;你想想看,凭什么我们相信你而不相信他们?”丁道尔没有回答她,因为他看争论无益,就不再提起这事。

  这时,丁道尔正着手翻译一本有关基督徒信仰的手册,译好之后,就送给韦尔奇夫妇。他们细读之后,就很少再请有博士学位的高级教士来作客,即使他们来了,也不像从前那样受欢迎了。这些教士们知道这全是丁道尔一手造成的,最后竟绝足不再去韦家。

  之后,当乡村的一些教士们聚集时,由于嫉妒就疯狂的反对丁道尔,在酒店或其他地方责骂他,断定他讲异端的道,偷偷地向司法官和主教的秘书控告他。

  不久,一名主教的司法官被指定去通知教士们出庭,教师丁道尔也受通知要出席。我们不确定当时是否有人告诉丁道尔,教士们设陷控告他的事,但据他后来说,那时他确曾怀疑他们会秘密控告,所以他的内心向神迫切呼喊,赐他力量坚守他话语的真理。

  当他来到司法官面前时,司法官极其无理地威胁、辱骂、斥责他,就像骂一条狗似地,以许多无稽的事来控告他,当时乡村的教士们也都在场。最后,丁道尔终于逃出了他们的手掌,回到了他主人那里。

  在那附近有一位博士,是主教的司法官,他与丁道尔是旧交,对他也很友善。有一天丁道尔去找他谈论几个圣经中的问题,大胆向他讲出自己内心的观点。博士对丁道尔说:你不知道教皇就是圣经中讲的敌基督吗?但是你讲话要小心点,若被人知道你的看法,你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过了不久,丁道尔长老在一群教士中与某一位有神学知识的教士交通、辩论,当他们谈到教皇的权柄时,这位名博士大声说出亵渎的话:“我们宁可要教皇的法律,也不要神的律法。”丁道尔听见后,由于他对神的敬虔和热爱,无法忍受这种亵渎话语,就回答说:“我拒绝教皇和他的一切法律。”又说,神若允许他活下去,要不了几年,他就能使得一个种田的男孩比他自己还懂圣经。

  教士们对丁道尔的嫉妒日益加深。他们除了不停地谩骂及斥责他以外,又在许多事上控告他,说他是传异端者。他在这样的干扰及诽谤下,被迫离开乡村转去他处,最后他又来到韦尔奇长老家。韦尔奇善意地劝他另觅栖身之处,丁道尔说:“先生,我知道我无法在这个国家再住下去了,即使你愿意,也不可能保护我脱离教士的手。神知道,你要是保护我,会遭受何等的株连,为此我会十分不安的。”

  丁道尔带着韦尔奇的祝福走了。不久之后他来到伦敦,在此作短期的讲道--如他在农村所行的。

  丁道尔想起了当时的伦敦主教汤斯特克斯伯特,这人特别受依拉斯莫斯推崇,称他是个学问渊博的人。丁道尔心想若能投身到他那里作他的助手是何等有福呢!于是丁道尔去找国王的审计员吉尔福特亨利爵士,并带着他所完成艾索克拉底希腊文讲稿的英译本,盼望他去向伦敦的主教为自己说情找工作。吉尔福特答应为丁道尔写一封信并陪他去见主教。丁道尔把信交给一个从前相识的仆人海别尔威特威廉。但是,神在暗中管理这事,知道这条路对丁道尔并不是最好的,也会使他的教会受亏损,就使主教不太赏识他。主教答覆丁道尔说,他那里人已经满了,并且有人满为患,并没有空缺,就劝丁道尔离开伦敦去别处找工作。

  遭到主教的拒绝后,丁道尔去找伦敦市参议员摩默斯亨弗来帮忙,摩默斯于是将他带回家中住。据摩默斯说,丁道尔实在是个善良的教士;他只吃煮透的肉,喝少量清啤酒,在他家里从未穿过细麻布的衣服。

  就这样,丁道尔在伦敦羁留近一年,对当时社会的形形色色看得更为清楚,特别是教士们的品行,高级教士如何自我吹嘘,建立权柄,所追求的都是些属地的荣华和享受,他对这些事极其厌恶。

  因着神的安排,摩默斯亨弗来及其他一些好心人给他一点帮助,让他离开英国到德国去。在德国丁道尔为他的同胞心里焦灼,辛勤工作,尽一切可能使他的弟兄和本国同胞尝到主所赐给他对神的认识及真理的甜美。因此他和弗瑞斯约翰商量,认为只有将圣经译成通俗的语言,可怜的平民们才能读懂神的话语。他知道,要使世人明白神的真理并无他法,只有把圣经翻译成本国的语言,简明的放在他们面前,他们才能看见经文的意义而被建立。否则,无论以什么真理教导他们,真理的敌人都要以诡辩的理由和没有圣经根据,完全是自己所定的传统来仆灭它;这都是由于一般信徒无法自己读圣经,因而使那些高级教士有机会照自己的意思来随意曲解神的话语。

  教师丁道尔深知信徒们不能公开阅读圣经是教会受毒害的主要原因。伪善的教士们为了要长期维持他们可憎的行为,隐藏拜偶像之罪,所以便竭力,不让百姓读圣经;因为百姓们若读了圣经,就会发现他们所受的诡辩迷雾,进一步将斥责并蔑视这些教士们。由于圣经长期被封闭,因此教士们得以按自己的意思歪曲圣经,用违反圣经的道理来诱惑无学识的百姓,若信徒觉得有疑问,他们就讲这一切都是假的。信徒们既从来不认识神的话语,又何以能够辨明教士们诡诈的道理呢?

  因此,神感动丁道尔将圣经译成英文,以益于英国的平民。他先翻译了新约圣经,在主后一五二九年左右付印。伦敦的主教汤斯特克斯伯特和摩尔多马爵士极为不满,想尽办法要破坏这个在他们眼中认为不确实而且错误的译本。

  这时绸布商人派金顿奥古斯丁正在安特卫普,他一向赞同丁道尔。主教为了要实现他的目的,就私下对派金顿表示,自己多么渴望买到新约圣经。派金顿便对他说:“我的主教!只要你高兴,我一定多多帮忙。我比这里的商人更有办法。我知道荷兰人和外地人从丁道尔那里买了圣经在这要转售,所以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去买,只不过你得先付钱,否则就买不到;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先付钱,我一定能买到全部已经印好还未售出的圣经。”主教以为他因着神碰上了“好运”,急切地向派金顿说:“好心的派金顿大人!尽你所能的去作吧。不论什么价钱,我都要收购圣经,因为我要将全部圣经烧毁在保罗的十字架那里。”派金顿到丁道尔那里告知详情,两人立约:伦敦的主教得到新约圣经,派金顿得到了感谢,而丁道尔得到了金钱。

  此后、丁道尔利用这笔钱重新修订新约圣经,再版付印,数量超过前一版三倍,并且立刻运进了英国。主教知道后就把派金顿找来,问他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国外有这么多新约圣经?你不是答应过我把它们全部买下来了吗?”派金顿回答说:“的确,我曾经向有圣经的人买下所有的圣经,但我知道以后又印了更多,只要他们有版权许可证,就可以不停地印圣经,你何不想办法把版权也买下来,如此便可以一劳永逸了。”主教听了之后,气得不得了,却也无可奈何。

  不久之后,英国的司法官莫尔多马爵士逮捕了康士旦丁乔治,说他是传异端者。莫尔大人问他说:“康士旦丁,我问你一件事,只要你老实地告诉我,我会在你所受控告的事情上袒护你。丁道尔和乔伊及你们大部分人都在海外,若没有人以金饯资助你们,你们是无法生活的。你也是他们的人,必定知道资助来自何方。请告诉我,帮助他们的是些什么人?”康士旦丁回答说:“我老老实实告诉你,是伦敦的主教帮助我们的。他给我们许许多多的钱,收买新约圣经,将之烧毁;从过去直到现在,他是我们惟一的帮助者。”莫尔听了之后,十分懊恼地说:“我想你并没有骗我,在主教作这件事以前,我早就规劝过他了。”

  后来,丁道尔又着手翻译旧约圣经,完成了摩西五经,又加上许多有见识而虔敬的序言,值得每位基督徒反覆诵读。摩西五经在到英国发行后,打开了过去关闭在黑暗中全英国人的眼睛,发出了极大的亮光。

  丁道尔离开英国以后,曾在德国住了一段日子,与路得及其他有学问的人过往甚密;然后就直赴荷兰,一直住在安特卫普市。

  丁道尔所写的书籍,尤其是他翻译的新约圣经,已经流传到本国和国外的百姓手中,对虔诚的人大有益处。但是那些不敬畏神的人,因为害怕他们在黑暗中的工作,被真理之光识别出来,就嫉妒并轻视那些因圣经而变得比他们聪明的百姓,于是引起不少的骚乱。

  在丁道尔译完申命记的时候,他想在汉堡付印,就上船赴汉堡;但是在荷兰海岸船只失事,他失去了全部的书籍、手稿及抄本;以前所花的心血全部付诸流水,不得不再从头开始。他就坐另一条船前去汉堡。在汉堡接待他的是克弗代尔大人。他安排下丁道尔住在一位敬畏神的寡妇冯爱默生玛格丽特太太家。在冯爱默生太太的帮助下,一五二九年十二月他译完了全部的摩西五经。当时汉堡市内正流行一种出汗不止的疾病,所以他便结束在汉堡的工作,返回安特卫普。

本文由亚虎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